一个重要风险信号亮灯了

2019年国际市场上最亮眼的一根K线诞生了:

这是澳元兑日元的汇率日线图,一根长长下影线打破了2009年以来的记录。没错,在这根下影线的最低点,就是金融危机刚过去时的水平。

澳元兑日元这个货币对比较特殊,它的走势象征着市场风险偏好的变化。

首先日元的超低利率,让日本的资金把日元大量换成美元等货币在全球做投资。这种做法让日元成了“套息货币”,只要市场运转正常,日元就不可能待在国内,一定会换成其他币种来投资,以换取更高回报。

所以日元也被称为避险货币,并不是它有多硬,而是一旦风险来临,这些钱会迅速抛售掉国际资产换回日元,换回的动作本身就推升了日元。

另一个极端,澳元则是风险货币,市场风险偏好高时澳元受追捧,因为袋鼠国是资源出口国,全球经济向好时对资源的需求大,比如中国的大楼大桥用的都是袋鼠国的铁矿石。

所以澳元兑日元这个货币对,天然就是国际风险偏好的风向标,一旦市场认为新兴市场动力不足甚至熄火,从而转向避险情绪,就会造成这个货币对大跌。

比如90年苏联解体导致欧洲经济危机,97年亚洲金融危机,还有08年全球金融海啸:

现在,全球经济好像又要熄火了,而且这次出问题的引擎是我大天朝上国。几乎所有经济指标都预示着衰退的到来,老美还添油加醋说实际情况比经济指标显示的更差。

昨晚美股发生了一件事,收盘后苹果下调了苹果一季度业绩展望,库克的原话是,“大中华地区的iPhone销售不及预期,是导致我们收入下滑的全部原因。”

这一闷棍下去,苹果盘后大跌7%,三大期指跳水,今天晚上开盘又要把昨晚涨的吐回去了。

一点不含糊,这就是现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。只不过现在的影响是负面的,我们正处在勒紧裤腰带去杠杆的阶段,没钱买那么贵的手机了。

周天王说,这一次中国的小周期衰退,要早于欧美,大概在2018年就会发生。那是不是说欧美的2018也快来了?后面的画面太美我不敢想。你看最近黄金的走势,市场已经在赌美联储会暂停加息了。

对于A股,真正的考验是年报和一季报,也就是从现在开始到年中一季报披露完,大概四五月的样子。消费类股票,也就是之前万众追捧的白马们将要接受严峻的考验,尤其今年一个确定的趋势就是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下降,对消费是个冲击(iPhone卖不动了其实是个很明显的信号)。

在这种市场环境下,我认为可转债是相对股票而言更好的配置标的。虽然转债作为一个整体,跟股市的相关性比较高,但是有一部分债性较强的转债其实并不跟着大盘走,而是自己有独立的行情。

更重要的是,越是在正股行情不好的时期,公司越有下调转股价的压力和动力,而这就是转债上涨的逻辑。所以你看有的公司股价飞流直下三千尺,但一路下修转股价,它的转债却是涨的。

在A股里,可转债的逻辑其实只有一个,那就是公司绝对不愿意还钱,一定会赖账到转股。一切的分析和推理都围绕这一个线索来。只要回售日期之前公司账上没钱,就一定会想方设法逃避还钱,最终都要转成股票。

尤其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,企业手里缺现金,股价又在跌,都是下修转股价的有利条件。而这种时候去持股,相对于持有转债来说就劣势很多。因为你知道,一旦转债转成了股,你手里的股票就被稀释了,你没处说理去。

当然,最近有一大批银行转债要发行,可能会对其他转债造成一定的挤出效应,转债整体估值有可能会下降。但银行转债的逻辑不一样,不影响整体策略,甚至还能让你更低价买到你想要的转债。

总之2019年我觉得在经济见底之前,流动性见底之前,转债是优于个股的选择。

但在选择转债上,就有很多种方法了。有的是简单粗暴的用价格去筛,只买90以下的甚至80以下的。有的会按到期收益率去筛,还有的要更精确的去计算实际价值和价格的偏离度。

(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投研帮)

首页娱乐